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贵州龙里:寒冬拆迁 百姓生活无法保障

12月21日,2017年仅剩10天,贵州龙里县龙山镇水场村牛打场组36户村民面临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拆迁,让当地的村民措手不及,有些还来不及通知家人,有些生活用品都来不及抱出,家里的房屋便被挖土车推倒,昨日还是遮风蔽雨的家,今天却变成了一堆堆瓦砾碎石。

\

寒风冷冽,无处安生。

当日,早晨6点40分许,大部分村民还在睡梦中,便开进10余台警车和挖土车,近千名折迁人员,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阵势的孙学文,祖辈都在水场村生活居住,一直老实本份的他为支撑一家人的生活来源,一直在离家不远的省城贵阳奔波,靠当背篼、拉板车、卖菜,二十多年辛苦积攒的财富,将家里的三个小孩扶养成人,将年迈的父母养老送终,房子也修好了,终于可以安生的考虑自己的生活了,不曾想,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拆迁打碎了他的美梦。

当天早上,孙学文一家人刚起床准备做早餐,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并伴随着噪杂的吵闹声,他从门缝往外看,见外面围着上百名身着迷彩服的人员和城管,有几个城管锤打着卷帘门,孙学文急忙叫醒儿子、儿媳商量着是否开门,还没等到商量出结果,二十多个城管破门而入,将在家中的孙学文一家暴力抬出家中,随后,家中的少部分简单家具也被抬出丢到旁边的旱地里,家中来不及搬出的棉被、衣物、电器被推倒的房屋埋在废墟中。

\

他告诉记者,他家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曾留下祖屋一栋,随着儿子们慢慢长大,也娶了媳妇添了孙子,一间祖屋不能满足一家人的基本需求,孙学文一家人商议大儿子分家,祖屋归大儿子孙建波拥有,孙学文和妻子小儿子一家人居住,并立下字据,村里的干部充当见证人并签字。随后,他们与村里一个同村好友置换了一个块自留地里修了一栋200多平米的新房,共三层,因为缺少资金,三层没有装修,为了修房,欠债15万元,直至2016年才将债务还清。修房子的时候,向村委员递交了申请并出示了证明,并签字同意后,将申请书交到水场乡(现龙山镇),后来水场乡2014年并为龙山镇后,当时的申请批文都遗失,2014年,房子修好后,镇里有干部来拍照取证。

2017年12月14日,收到龙里县城管局发来的通知,限16日自行拆除,如不拆除,便可以向相关部门反映。孙学文收到通知后便来到龙山镇城管队、龙山镇政府反映情况,但均置之不理。

房子被拆了,一家人无处居住,便在村里人的家中暂时借住。每天,孙学文和妻子贺德华每天都去被拆房子的废墟上枯坐,他手里持着村里申请书,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也希望政府能给一个公平合理的答复。

孙学文的房屋前面有一座村里人建的土地庙,孙学文每天都要在这里跪拜祈祷、哭诉,这一辈子的努力便是这栋房子,现在这一拆便一无所有,做为普通百姓的他,心里的委屈无处申诉,也不知道该如何申诉。

老家在贵州铜仁德江县的葛军,曾在北京当家教老师多年,为了照顾年迈的父亲和生病的母亲,便回到家乡,在贵阳一个私立中学找了一份兼职教师的工作,当老师多年来,他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他在北京工作多年,赚的钱不够买商品房,便将钱借给了水场村村民,后该村民无力偿还,便用家里刚建的自建房抵了债务,并支付了一部分的报酬,共计花了近40万。他从2012年一家人居住在该村,从未有村里、镇里的领导干部过问和告知这里违建房。

2016年镇里有人来确权时,对房屋进行了登记和编号,2017年12月24收到通知说要对房屋进行拆除,他们一家人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我家的房子还没有拆,但也不知道他们哪天来拆,我家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着每一天,担心一觉醒来,他和他的家人们都睡在寒冷的室外。”葛军说,“他在全世界都没有立足之地,却在这里买了一栋房子,便以为在这里能安身立命,未曾想这快房子便要被拆了。当时买房时,因为是已建成的房子,没有考虑过有没有产权证,因为家人们都要生活居住,因为卖房子的主人说,这房子就是我自家的,土地也是自己家的,但自从2012年在村里居住以来,从来没有人来管过,关键是现在,他说下发通知后,说挖就挖,说拆就拆,根本没有留任何余地,也没有对话的机会,连通知单都是拆了其他村民的房子后才补发的。”

当时,派出所一个姓龙的警官请葛军去了解情况,葛军将实际情况向派出所进行了说明便没了下文。

原房主被派出所以非法买卖土地罪抓了起来,被抓时父亲带着脚镣手拷,像一个犯了重罪的案犯一样。原房主的儿子说。

家住龙山镇高沟村4组的廖仕贵在自家的林地建了一个养殖场,一条近500米的泥泞小道弯弯曲曲将山里的养殖场与外面连接,养殖场占地近2亩,由空地和3栋鸡舍、猪圈和堆放饲料平房组城,于2013年3月修好投入使用,修养殖场时,村委会都知道并给出承诺。廖仕贵说:“我家养殖场以前修在山下的,但后来政府要修水库征地,便将养殖场移到山上,搬迁时,村委会当时的承诺养殖场建好后办理产权证,现在翻手不承认了。”

77岁的李仕珍,一辈子都在水场村生活,几十年我历经风雨,该是颐养晚年的时候了,由于没有经济来源,便在自留地里搭建了一个500平米的钢架蓬,租给附近的商人做厂房,每年租金2万左右,足够维持一家人的基本开支,但这次拆除后,一家人又将陷入窘境。

\

记者采访了龙里县政府,政府办杨主任介绍说:“这次龙里县在开展脱贫攻坚工作中,认真贯彻中央、省委、州委安排部署,深入推进“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各项工作,围绕“住房安全有保障”,大力实施危房改造、生态移民搬迁、易地扶贫搬迁,切实抓好危旧房整治工作。

这次的拆违、旧危房改造,都是为了老百姓的生活着想,但由于拆迁过程中,乡镇工作人员没有与当地百姓达成很好的沟通,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我们县政府也在积极的面对。

“这次拆迁工作均委托县城市管理局进行,没有武警和公安工作人员参与。”杨主任说。

随后,记者采访了龙里县城市管理局,李主任对记者说,迁违、迁危的工作是龙里县委县政府的大事,龙里县政府、国土资源局将工作全权委托给城市管理局,我们将会进一步把工作做好、做细,前阶段因为工作的失误,造成了很大的误读,接下来我们将细分一下工作,将法律法规摆在前面,与拆迁户进行协调沟通,尽可以和谐拆迁。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说:“企业用地拆迁,玩的是老虎和狐狸的丛林法则;政府征地拆迁,玩的是屠夫和羊的法则。只要屠夫不变成头羊,羊的命运的最好结局是屠夫放下屠刀给羊松绑当宠物养着。”

创联新农业智库孙北国老师说:我们目前的国情、时代背景和欧洲、美国、南韩、日本当农业发达替国家完全不同,土地关系涉及到中国农村社会的基本关系,是大国策。任何一位最高执政者都很难在这个阶段,下定这样的决心把土地私有化。

在这方面已经有一个学者派别,在坚持土地私有化的理论研究,也进行了相关的研究,我的结论是中国目前不宜进行私有化。我不是按照政府的逻辑去研究的,我们以独立的研究立场,进行独立研究得出的结论:

欧美日韩土地私有化是上几个世纪在全球经济相对不发达的过程当中,历史性沿续形成的私有化。这样的过程中,农业生产关系相对稳定而且伴随做本国经济发展和工商业同步发展起来并形成了稳定的乡村社会关系。

中国社会经过30多年的现代化建设,城市化和工业化高速发展,城乡差别加剧,农村的人才资源、资本资源以及劳动力资源都通通的涌向了城市,剩在农村的农户都是弱势、弱能群体,全国平均每个农户10.3亩的耕地和宅基地记事马上都实现了私有化,也不能够给广大农户带来很快的脱贫致富,也不能够马上推动城乡共融,也不会因为这一财产要素的盘活和自由交易而快速改变中国农业农村的困境格局。

另外,与此相关联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自然等多方面的相关问题,在法规并不太健全的情况下,也很难形成综合配套,也很难保障私有化之后广大农户的切身利益不产生不可控的负面影响。这涉及到政治权衡、社会权衡、经济权衡等多方面问题。

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马智慧说,任何拆迁型式以是否有法院判决执行为准判断能否强拆。拆迁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既要合法,也应合情。当地政府应坚持让被拆迁户成为最大受益者,以此为标准妥善处理此事。作为龙里的拆迁,即没有与当地百姓进行合理的沟通,又没有考虑当地百姓的合理需求和基本生活问题,即不合理,也不合法,这是一场损民利己的造城运动,受到伤害的百姓利益将如何得到保障,这是当地政府应该反思的问题。

由于负面影响较大,近日,龙山镇政府在龙场村、高沟村粘贴了一张2017年8月30日的龙溪城市经济带红线图和2017年9月21日的关于贵州龙溪城市经济带规划区域土地房屋征收范围公告。关于如何补偿,龙里县政府只字未题,被拆迁和待拆迁的百姓仍在等待着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给予答复。(刘鹏飞 赵鹏程摄影报道)

来源:http://www.bjyglcwq.com/Html/?19969.html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