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安徽寿县新医院院长有了权力 就任性!

安徽寿县新医院院长。在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出台的一些相关规定,在寿县新医院也只是做做表面文章,喊喊口号。

记者根据举报人安徽上实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实公司)杨先生的反映,在2017年9月27日,进行了实地调研了解。该医院的一名

职工说,李磊院长是土生土长的寿县人,在医院工作几十年时间。他在寿县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社会关系全是上层人物,在寿县可以算是名人。

安徽上实公司老板杨先生说:“2013年3月份,寿县新医院物业保洁服务实行公开招投标,安徽上实公司依法中标。”

在即将要签订合同时,李磊院长突然提出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条件,这是国家采购法、招投法、历史以来都没有怕项规定。如果上实公司和医院签订物业保洁合同,必须由一家同类型公司担保。当时上实公司杨先生追问他,为什么非要寿县鑫城物业公司作为安徽上实公司的担保单位?

寿县新医院内部相关人员向杨先生透露,寿县鑫诚物业公司法人代表陶虹,是县检察院某局局长的老婆。经过相关人员指点,上实公司老板终于弄明白了,李磊院长为什么要寿县鑫诚物业公司作为甲乙双方的担保单位。安徽上实公司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也只好退让一步,由寿县鑫诚物业公司为甲乙双方单位作为担保公司(注:这是安徽寿县县医院李院长的创新),这个陷阱开始逐步上演。

上实掉进陷阱之一

安徽上实物业公司杨博,在进退两难之中,只好委曲求全,听李院长的话。安徽上实公司按照中标价的物业费的四成让利给寿县鑫诚物业公司,这仅仅是一项担保,不干活,就拿去四成的安徽上实物业管理费用!

俗话说,“共产党的单位如同一大草堆,谁都想从大草堆上拽把‘草’”。

寿县检察院某局局长的老婆陶虹利用自己老公影响力办公司,从中谋取经济利益,真不知道这位检察院某局局长是否知道此事,党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国家公职人员亲属办公司。这位局长又是国家的权力机构工作,是否违背党章要求?还有党性原则吗?寿县新医院院长李磊,是否有什么软手柄在这位某局长你手中呢?某局局长老婆效劳?

寿县鑫诚物业公司法人陶虹是检察院某局局长的夫人,鑫诚物业公司的总账会计李晴,是原县卫生局局长妹妹。寿县鑫诚物业公司政治背景太深,太强势。寿县新医院院长也许是无可奈何,只好违背中央八项规定,违背党性原则,所以中央的八项规定,在寿县新医院李磊身上,只是一句口号。

上实物业服务公司老板的无耐,李磊院长一句话,寿县鑫诚物业公司40%利润不劳而获,李磊为了给检察院某局局长、县卫生局原李局长真系亲属的面子,只有采取蹊跷的方法和手段,为两位局长真系亲属谋私益。否则,李磊在院长的位置上坐不稳?外人不得而知,只有李磊院长自己最明白。

上实掉进陷阱之二

上实公司服务于寿县新医院保洁等工作,在寿县有两个“婆婆”在监督管制着,第一“婆婆”是寿县的新医院院长李磊,第二“婆婆”是经过李磊院长推荐的寿县鑫诚物业公司法人代表陶虹、李晴。这两个“婆婆”是否在一起“狼狈为奸”呢?聪明的人一看就明白原理。李晴是县卫生局局长李世峰的亲妹妹,陶虹是县检察院某局局长的老婆,李磊是主管寿县新医院院长,医院的人、财、物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审批大权在李磊院长手中掌控着。

上实物业公司老板及项目经理和员工,在寿县新医院只是干好医院的保洁服务工作,“只埋头拉车,不得抬头看路”,稍有不慎就被所谓的“担保”公司,寿县鑫诚物业公司陶虹、李晴手下员工(黑社会闲散人员)臭骂一顿。

上实物业项目经理苗克峰就被陶虹、李晴手下人员一顿毒打。上实物业公司打110报警,民警一看是陶虹、李晴手下员工打的,称无法处理,自行调解。

苗克峰被打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出院后自行辞职,这种势力的较量,无形之中给上实物业公司老板一个下马威!

可怕的陷阱之三

寿县鑫诚物业公司的政治背景,是原县检察院某局长的老婆,原县卫生局长妹妹,还有院长李磊,这三股势力如同“三座”大山压在上实物业公司老板身上。是先,上实公司以为听李磊院长话,就可以平安无事了,却换来的是“圈套”,一步步紧逼上实物业公司,把上实公司老板逼到死胡同里,无处申冤呐喊。

根据上实公司提供,在2013年9月23日,陶虹、李晴以上实物业公司名义向医院借款10万元,医院账务部门将10万元打入李晴个人卡号上(622848-2598-2405-73478)。

2013年10月21日又以上实物业公司名义转走物业费40多万元,医院方直接打入李晴个人卡号(622848-2598-2405-73478)。

2015年1月14日、1月15日,陶虹、李晴要求为上实物业公司发员工工资为由,冒领209710元,有医院院长李磊签字,这是狼狈为奸还是同流合污?

上实物业公司老板说:“李磊院长在寿县新医院是一名霸王,一人说了算。在当初投标中标后,其中医院有机电维护,上实物业公司负责维护、保养的职责。一个月机电维护在1700元,一年20400元。李磊院长却硬将此机电维护扩大10倍,变成每月17000元,一年机电维护变成204000元。维护费从每年2万多元,一下变成20多万元,李磊院长每年从机电维护费中捞取18多万元,三年之中他捞取50多万元,寿县新医院如同唐僧肉谁都可以刮一刀!”

寿县县医院是肩负着全县人民的健康守护者,他是守护者一线的领头羊,他并没有尽到一个领头羊的责任!

他是把自己的主要精力,用于接触和交往社会上层人物中去了,医院的全体医务工作者也是怨声载道,但他无法提出民主合理化建议,全体医务工作者职同一群“散羊群”!

來源:简书https://www.jianshu.com/p/c30cad141454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