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福州:院长被告后案外人躺枪 百万购房款面临打水漂

核心摘要:

福州一位“官二代”因债务纠纷,被同一位债权人分两案起诉,两套房产被申请查封。其中一套房产,“官二代”以涉嫌假离婚的方式划归女方个人所有。另一套房产签了协议,早在几年前就卖给他人。

案件审理期间, “官二代”的岳父(曾任区委书记)亲自找晋安法院院长“沟通”,这一幕不巧被债权人撞见。债权人为此不断投诉,搞得院长十分紧张。

后来,该院长调任福州中院副院长,涉及此“官二代”几乎所有案件,都归在该副院长分管的法庭审理。

经过一系列“不合常理”的推理,福州中院改判了一审结果,将早已卖给他人、只是因为政策调整而无法过户的房产强制执行了,而涉嫌假离婚划归女方的房产没有被查封。

早已出售的房产被执行后,原、被告签订“和谐协定”,原告对另一起案件也撤诉了。原被告“握手言和”的背后,是买房第三人的利益受损,20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被责令退回,87万元的购房款也面临着“打水漂”。

案件的背后,似乎有一双手在左右着案件的走向。

\

“签了购房合同并交了钱,住了四年多,面临拆迁还获得了补偿款的房屋,结果却被法院判决买卖无效。这一切,都是出售人与他人恶意串通,从而损害购房人合法权益的结果”近日,福州的郑先生向“凛然资讯”反映他的遭遇。

这个双方都认可的房屋买卖,由于卖方张腾的债务纠纷,导致这套房子被债权人郑晓春申请强制执行。虽然房屋买卖、交付、以及房屋权利让渡的时间,均早于郑晓春起诉的时间,房产没有过户更多的是政策变动因素所致,但是法院最终判决,郑先生不享有对抗强制执行的民事权利。

郑晓春另案起诉张腾夫妻债务纠纷案中,张腾夫妇被诉借假离婚逃避债务,此案在法院院长被投诉、郑先生的房子被强制执行后,郑晓春离奇般地撤诉了。

“法院没有追究张腾夫妇恶意转移财产的法律责任,反而强制执行我合法取得的房产。”郑先生说,这是牺牲他个人权益,满足他人的要求,是人为干预司法的结果。

据了解,涉及张腾的所有债务纠纷案,一审都安排在晋安法院处理,好几个债权人均反映权益受损。大家不竟要问,是谁在背后操纵案件的审理?

\

买下并住了四年的房屋突然被查封

2014年11月,郑先生突然接到张腾父亲的电话,称晋安区秀坂新村B座401单元房被强制执行。原来,张腾因债务纠纷被郑晓春告到法院。晋安法院判决张腾支付本息共43万余元,对这套张腾名下的房子强制执行。

郑先生这才醒悟过来,这套房子因为没有过户惹来麻烦。郑先生称,2009年10月5日,他向张腾购买该房屋,付清了87万元购房款。张腾出具了收条、委托书、具结书、产权证,并交付房产。他对房屋进行了装修,并住了进去,事后得知该房子因政策变动而无法办理过户手续。

郑先生想,自己反正住进去了,加上与张腾的父亲张学谋又是多年朋友,想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因此就不在在意房子过户事情。四年后他听说房屋要拆迁了。在他的要求下,2013年12月11日张腾向他出具了对《委托书》进行公证的公证书。

得知房子突然被强制执行,郑先生提出执行异议。在执行异议听证阶段,法官到讼争房屋现场对装修、入住事实进行调查,并予以确认。同时,法院还向居委会调取过居民户籍底档,档案材料显示张腾向郑先生转让房屋,以及郑先生入住的时间。

晋安法院认为,张腾在法院查封前与郑先生订立房屋买卖合同,是对其所有物权的合法处分。张腾出具收条,证明其收到全部购房款,居委会的《证明》证实郑先生已实际占有该房屋,双方合同成立生效。虽然未办理物权登记,但不影响合同效力。

据此,晋安法院裁定中止对讼争房屋的执行。郑晓春接着提起民事诉讼,将郑先生和张腾一起告到法院,要求撤销中止执行的裁定。

郑晓春的诉求同样被晋安法院驳回。郑晓春不服提起上诉。福州中院根据双方的陈述及相关证据,分析出多个“不合常理”,作出改判的结果,继续对诉争房屋进行强制执行。

在执行异议、一审和二审庭审笔录显示,张腾均承认2009年10月5日将诉争房屋卖给郑先生的事实,收到现金支付的87万元购房款。二审中,张腾承认,购房当天就将房屋产权证、钥匙和缴水电证交给郑先生,并答应国庆后就去办理过户登记。

期间的2014年,郑先生及其爱人将户口迁入诉争房产。2015年10月16日,郑先生与拆迁办签订拆迁协议,领取补偿款217万余元。

二审判决后,法院从拆迁办强行划走217万余元拆迁款,其中包括专属房屋使用人(郑先生夫妇)的42.85万元补偿款。

拆迁办为此向法院发函,称217万余元补偿款中,174.45万余元是房屋补偿款,42.85万元是实际使用人的补偿款(含过渡租房补贴、搬迁奖励、装修费等),请法院重新核实。拆迁办同时向郑先生发函要求追回拆迁补偿款。

在福州中院院长接待日,郑先生要求法院暂缓执行42.85万元。郑先生说,中院副院长黄勤民收走了他的申请材料,一直没有回复。

期间,郑先生找到张腾的父亲张学谋,问房子被执行了怎么办。郑先生说,张学某这样回答,“这是法院造成的,我也没办法,我们都是好朋友,你要的话,我把本钱87万元还给你,再加一点银行利息,你就当作买股票、做生意亏本了。”

\

原被告疑恶意串通致售房人“反水”

郑先生认为,二审以“不合常理”的推理改判结果,明显与事实不符,且是错误的。为此,他向福建省高院再审申请,并提交新的银行转账凭证。

郑先生说,2013年他听说张腾在外面欠了很多钱,多次找到张腾父亲协商,对方才答应补办汇款凭证的。双方约定,张腾拿72万元现金(扣除15万元定金)给郑先生,郑先生通过银行汇还给张腾。

郑先生说,当时张学谋只拿来50万元现金,需要先垫22万元。他姐夫有一张银行卡放在他这里,里面有几十万元。所以,他就用姐夫的银行卡向张腾的父亲账户汇去72万元,事后拿回22万元现金。张腾欠了很多外债,要求将钱转进其父亲账户,怕钱转入自己账户被冻结。

因为拆迁搬家,转账凭证没找到。二审败诉后,郑先生重新找到这组证据。郑先生没想到,一、二审均承认2009年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收到现金支付购房款87万元的张腾,再审期间突然“反水”,称合同是2013年10月9日签订的,房子也不是卖给郑先生,而是郑先生的姐夫。估计郑先生的姐夫后面又将房子卖给郑先生了。

但是,不论是房产买卖合同、具结书、收条以及委托书,签字的都是郑先生,没有郑先生姐夫的名字。

郑先生认为这是郑晓春与张腾恶意串通勾结的结果。2014年,郑晓春状告张腾和妻子王丹青,要求他们共同偿还债务330多万元,并申请冻结张腾夫妇价值260万元的财产。原来,张腾名下有两处房产,一处是诉争房产,一处是福新中路某小区1703单元。

郑晓春诉称,2013年6月12日,张腾最后一次向她借款20万元,第二天就与王丹青协议离婚,约定1703单元归女方所有,双方债务各自承担。张腾怕妻子假戏真做,当年8月21日火速将父母的户口迁入1703单元。这是张腾夫妇借假离婚逃避共同债务的行为。借款发生在张腾与王丹青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在离婚协议中,对张腾名下的秀坂新村B座401单元房没有任何体现,说明诉争房产早已卖给郑先生了。

郑先生说,张腾的父亲张学谋曾长期担任福州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王丹青的父亲王明光曾长期担任晋安区委书记,两人在政法系统影响力很大。

郑晓春知道无法对1703单元财产保全,转而要求执行已卖给他的房产。

张学谋曾亲自对郑先生说,“你不要看我退休了,我在福州政法系统呆了40多年,在福州中院当过办公室主任,经我考核的干部,从副科级到正处级至少有几百人。”

\

院长被告后案外人成了“替罪羊”

据知情人介绍,郑晓春诉张腾夫妻债务纠纷案在晋安法院审理期间,王丹青的父亲王明光曾到晋安法院,拜访时任晋安法院院长的黄勤民。事后,黄勤民派法院专车送王明光离开。

在晋安法院门口,郑晓春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认为在案件审理期间,黄勤民私下接见王丹青的父亲,违反了回避制度。郑晓春为此四处闹访,扬言自杀,公安多次出警处理。

郑晓春认为,法院没有认定所诉债务属张腾夫妇共同债务,是在偏袒对方,多次在法院门口喊冤。郑晓春不停地上访,让黄勤民非常害怕。2014年12月,黄勤民被调离晋安法院,到福州中院执行局工作。2016年2月,黄勤民升任福州中院副院长,分管法院生态资源庭审理。

“很多人说,你们几个人告黄勤民有用吗,人家官越做越大。”郑先生说,涉及张腾的所有案件,二审都在生态资源庭由法官吕德快审理,不知道是一种巧合,还是有人刻意安排?

2016年11月2日,在福州中院开审判委员会,当天经办法官吕德快就把审委会会议的结论告诉郑晓春。郑晓春提前得知改判结果后,又扬言要大摆庆功宴。

郑先生说,他得知郑晓春要办庆功酒后,第二天到福州中院信访,见到经办法院吕德快,质问他。吕德快支支吾吾,闪烁其词,不敢下面回答。

郑先生说,张腾和郑晓春本来就是同事,以前关系亲密,张腾经常带郑出去旅游。法院执行到217万元补偿款后,郑晓春与张腾达成协议,张腾不与郑先生一起申请再审,郑晓春申请撤回与张腾夫妻债务纠纷案,这样才出现张腾“反水”的情形。两人恶意串通瓜分了本该属于购房人郑先生217万余元的拆迁款,双方债务了结。法院冻结张腾、王丹青价值260万元的财产,也因为张腾与郑晓春的“和谐”而解冻了。

张腾的“反水”、他与郑晓春达成的“和谐”,都是发生在郑晓春闹访、院长黄勤民被告后。结合案件的发展,似乎都是在院长被告后,本是案外人的购房者郑先生,便成了张腾与郑晓春之间债权债务纠纷案的“替罪羊”。

\

在福建高院再审期间,郑先生提供了张腾与王丹青离婚协议以及郑先生户口迁入诉争房产的材料,以此证明张腾在郑晓春起诉之前已将房屋卖给郑先生。遗憾的是,再审法院对这种证据不予采信,驳回郑先王的诉求,维持二审判决。根据法院的判决,郑先生面临87万元的购房款打水漂,217万余元补偿款也要退还。

再审法院的经办法官齐传楠,曾私下对郑先生说,答应以150万元调解,后面也不了了之了。之后,齐传楠还建议郑先生另案起诉张腾。

“法院没有追究张腾借假离婚逃避债务的法律责任,反而强制执行我合法取得的财产。”郑先生说,这是张腾与郑晓春恶意串通、坑害他个人的合法权益,去满足郑晓春的要求,这必定有人在背后搞鬼。

据了解,张腾因为赌博欠下很多外债。涉及张腾的所有债务纠纷案,一审都安排在晋安法院处理,能不立案的绝不立案,立案后的判决也都带有偏袒性,以利息抵本金的情形时有发生,很多人因此拿到钱。

目前,郑先生正在整理相关材料,将向有关部门反映及控告,希望得到公正的处理。

\

院长被告案外人躺枪倒霉,也许这是福州法院审判的最大创意。而这种创意的背后,究竟是谁在干预司法、在操纵案件审判?

关于该案的具体情况,“凛然资讯”将进一步关注!(作者:齐凛然)

来源:https://view.inews.qq.com/a/20180103A0FKJ600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