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河南长垣诈骗,高官左右立案

文章导读:上级领导、新闻媒体:我叫张军毫、河南省长垣县人。现实名举报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史XX的外甥陈勇、侄子史洪辉,他们身为政府高官亲属,陈勇又为长垣县政府发改委副主任,他们合谋虚构工程造价,以一个不属于他们、...

上级领导、新闻媒体:

我叫张军毫、河南省长垣县人。现实名举报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史XX的外甥陈勇、侄子史洪辉,他们身为政府高官亲属,陈勇又为长垣县政府发改委副主任,他们合谋虚构工程造价,以一个不属于他们、他们无法掌控的工程”一卖多家”,骗取巨额保证金。在诈骗得手后,史主席利用手中权力左右公安机关,不让立案。在全国一片打虎拍蝇的高压态势下,河南大老虎、小苍蝇竟还如此猖獗、胆大妄为。我今天冒死举报。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长垣县政府官员陈勇拿高官作幌子设套

2014年9月,史主席的外甥陈勇——时任长垣县产业集聚区财政副所长——找到我,说他和他的表哥史洪辉(史主席侄子)河南省宏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阳”),手里有一个1.6亿、郑州测绘学校实训楼的工程,资金已到位,他亲眼看到宏阳账户有3亿多专项资金,用于测绘学校建设,想让我干。陈勇提3个点,史洪辉提5个点,包括给后台官员的干股。史主席是长垣人,而大家也都知道陈勇是他的亲外甥,陈勇如何从长垣县人民医院一个临时工,变成公务员、在一步步成为财政所副所长,吃空饷诈骗期间被带病提拔升任长垣县人民政府发改委领导,大家都懂的。所以我没有怀疑就与他在2014年9月18日签订了合作协议,并在陈勇催促下,在长垣县给史洪辉的公司帐户打了100万元的保证金。至此,我就钻进了他们设下的套里。

二、步步为局 环环相扣

从2014年9月中旬签下协议汇完钱,我盼星星盼月亮盼开工,可是陈勇和史洪辉一直以种种虚假理由推托。直至2015年7月,我在郑州测绘学校的网站上发现:2015年4月,学校的实训楼已开工建设了;6月24日学校已与河南第一火电建设公司解除了施工合同。这使我大吃一惊,因当初陈勇称,火电公司是把这个项目卖给了宏阳去做的。我追问陈勇,他说是其表哥靠他后台影响力、专门让学校解除的合同,并称他亲眼看到了学校又与宏阳签订了合同,至于网上说开工,那只是走个形式。让领导看看。当时想既然有高官后台的参与其中,可能是真的吧。2015年7月,在我的不断要求下,陈勇给了我一份《工程项目开工通知》,签发日期是2015年10月26日,并称到10月底一定可以进场开工。可是到了月底,没有任何人通知我进场。我只好让陈勇领着去郑州找宏阳公司。在他们公司又得知:1、在2014年9月我与宏阳签合同以前,宏阳曾与中泰等几家公司签过建设学校的总承包合同,并收受2300多万保证金;2、2015年1月19日,宏阳又与懿德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懿德)签订了《郑州测绘学校合作开发建设合同书》,合同书称:宏阳以5000万元的价格将学校的全部建设工程卖给了懿德公司。懿德在2015年4月就进场施工建实训楼了。6月份,学校与河南第一火电解除合同后被迫停止。至此,在一个官员家族合谋下,利用一个工程卖多家的方式,诈骗达8000多万元的阴谋已暴露无遗。

三、为防到手的钱被追回、亲属被刑事追责 河南高官亲自到公安厅打招呼不让立案?

2015年11月,我在陈勇的带领下,见到了史洪辉,他口口声声说,史省长是陈勇舅舅,我的叔叔,骗谁也不会骗老表,不会骗老家人,元旦后我们一定把钱给你。可是,两个元旦过去了,我一分钱也没有见到。100万元是巨款,那是我借亲朋好友的血汗钱啊!在我多次催要下,陈勇于2016年2月21日,在中间人见证下,写下了还款承诺书,承诺3月底还清。至今却还是一张白纸。

2016年8月,听说懿德公司报案了,我也到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经侦大队报案,接待民警李清政态度冷漠,让我等了整整一上午才简单记了我一份笔录,随口说:“你的构不成诈骗,但控告宏阳的公司多,我们会查他们的”。9月6日,陈勇又说拿郑州公司的房产抵押给我,并拉我到一个在建工地。说有一层是宏阳的,到时给我可以抵押。我一打听,人家这栋楼是惠济区肿瘤医院的,根本不能抵押给任何人。当时我就拉着陈勇再次到郑东分局报案,陈勇提前打了个电话,中途在车上收到一个神秘短信,随即神色慌张的立即删除了,结果到了经侦大队,民警李清政态度蛮横不给我立案,也不向和我一起去报案的中间人、也是陈勇诈骗案的重要证人进行调查询问,仍说构不成诈骗,对于我的两次上门控告,都没有按照《刑诉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规定》给我《受案回执》和《不予立案通知书》。而据陈勇讲,2016年3月份,史XX曾带他去河南省公安厅见过一位郭姓领导,这位郭姓领导立即安排人详细询问了陈勇情况,还记了一份笔录。后来陈勇还说,已经把郑州几家(被诈骗)公司安抚好了,不闹了。请大家联想一下——主抓政法的副省长亲自带自己外甥见公安厅领导……详细询问、记笔录……把另几家公司安抚了……汇款地、口头协议达成地、犯罪嫌疑人陈勇居住地、户籍地的长垣县公安局调查后认为已经构成合同诈骗,经侦总队先是让等等再立案,后来干脆以管辖为由不让长垣警方立案,当长垣警方向郑东分局移交此案时,郑东分局又以他们已经出具了《不予立案决定书》(为敷衍信访,严重超期出具的),没法接受长垣警方移交,郑东分局死扛着不立案……各级信访、纪检部门敷衍应付受害人举报——等等,我们不得不这样想:史主席亲自到公安厅会见的这位神秘郭姓领导到底是谁?他电话不敢使用,委屈自己副省长身份亲自与公安厅郭姓领导见面,到底说了些什么?之后,谁指使安抚的最初与宏阳签合同的中泰等几家公司?如此清楚明白的合同诈骗案件,公安机关为什么就不敢立案?为什么?!!

社会反腐形势如此严峻,为什么河南高官竟敢纵容包庇亲属诈骗、帮助亲属逃避法律追究、阻止公安机关立案?

究其原因,无非是亲属的宏阳公司和他盘根错节,关系密切……大家都懂的,在河南有他呵护下,谁还敢说不。不然他的侄子和外甥也不敢有如此胆量在省会城市胡作非为,明目张胆的实施诈骗,公安厅与当地公安部门也不会冒着被追责的危险,公然违法,顶风违纪不作为,对于如此明显的诈骗案件,至今不立案。

纵观整个事件,从郑州测绘学校的建设动态显示,2012年11月已完成围墙圈建和地质勘探,压根没有与宏阳签建设协议。宏阳与我签的协议涉嫌:1、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恶意进行“没房多卖”、空手套白狼:公司账户根本没钱,也没承揽、履行合同能力,当时学校尚未招标,宏阳根本就是画张大饼,和多家公司签了协议;2、虚构工程造价。把实训楼总共3300万元的工程价格夸大为1.6亿,为的是骗取巨额保证金。3、恶意“没房多卖”、“一房多卖”。在与我签此单项合同前已与多家公司签订过总承包协议,收取过2300多万保证金,2015年1月份,又以5000万元价钱把“工程”卖给懿德置业。 2015年6月,学校就与火电公司解除了合同,而宏阳却在当年7月还给我下达10月底进场开工的通知。这一幕幕、一环环的行为,无不证明了陈勇和史洪辉实施诈骗手法之娴熟,思想之肆无忌惮,我给史济春副省长多次写信说明此事,难道史主席会不知道吗?

根据刑法第224条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地,“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构成合同诈骗罪。按照《公安机关管辖刑事案件立案依据、立案标准与定罪标准》的解释:实践中,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钱财的情形有: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既不履行合同又不返还。国家法律法规明文规定如此明白的合同诈骗犯罪,公安机关为什么死扛着不立案?况且据宏阳辞职员工和公安机关调查人员透露:1、在陈勇、史洪辉催促我打100万保证金时,宏阳账户上仅有2万3多元钱,我的100万元保证金全被用于还债了;2、陈勇给我并让我和宏阳所签的合同上面以及给我的《工程项目开工通知》上面签字均为造假。全是陈勇、史洪辉两人利用公司的个人诈骗行为。为什么郑州、长垣两地的公安机关不予立案,不正是他们有河南高官这个后台吗?

上级领导、新闻媒体。我们普通老百姓无职无权。但是我们相信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绝不会让河南的老虎苍蝇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欺压百姓。

请为我们做主,尽早打完河南老虎苍蝇,严惩一切贪官污吏!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与贪污腐败欺压百姓的大老虎小苍蝇死磕到底,为防不测,我已把手头证据传给亲朋好友保存,我们会陆续向各大媒体提供包括陈勇吃空饷诈骗期间被带病提拔、纪检部门调查后不敢处理、公安机关违法违纪不作为以及高官明知此事参与其中的图片、录音、视频证据,持续揭发。

举报人:张军毫   2017年2月20日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