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沉痛!山西临县一水井里冒出瓦斯,两人命赴黄泉

文章导读:人,总是在突如其来的意外面前,才明白生命的可贵。移泵丢性命10月11日,临县湍水头镇霍家墕村五牛沟一废弃矿井前。阵阵西风掠过连绵起伏的吕梁大山,渐渐褪去了山间的绿装。村外一面不知名的山坡上,一座新坟旁...

人,总是在突如其来的意外面前,才明白生命的可贵。

 

 

移泵丢性命
 
 

10月11日,临县湍水头镇霍家墕村五牛沟一废弃矿井前。

 

阵阵西风掠过连绵起伏的吕梁大山,渐渐褪去了山间的绿装。村外一面不知名的山坡上,一座新坟旁的小草虽已枯黄,但仍在随风摇曳,仿佛向人诉说坟中人的不解与哀伤。

 

坟中人名叫霍有照,7月11日倒在距其家五六十米远的水井旁,享年64岁。

 

“太突然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其女霍文兰对记者说,“那天晚上6点多,我准备做饭,可是水管里出不来水了。我爸说,今年天旱,估计是那口井的水位降低了,他要下井去把水泵往下移一移。当时正好我村的霍安芳来我家串门,他便跟着去了。过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我不见他们回来,也不敢贸然合电闸取水,就到井上去看,哪知道就看见霍安芳在洞口倒着呢。我马上就喊来人啊、救命啊!”

 

霍文兰凄厉的呼喊声,很快就招来十来位村民。大家有的捂着口鼻进洞救人,有的急切地拨打120叫救护车,还有的掉头跑往邻村卫生院去请医生。

 

村民任保亮告诉记者,那天他放羊刚回到家里,就听到霍文兰哭喊着让到井上救人,他扔下放羊工具就往井上跑。跑到井边,看到霍有照、霍安芳已被人从洞里抬出,但是已没有了呼吸。于是他掉头跑回家里发动起汽车,赶忙到离该村一公里远的南沟村卫生院去接医生高建平。

 

高医生到现场后,急忙对二人实施急救,但最终无力回天。他对现场的人说,那俩人是一氧化碳也就是瓦斯中毒而死。还说,浓度大的瓦斯致人死亡是一瞬间的事,“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高建平事后给霍家人写的证明说,那天他6时50多分赶到现场时,霍有照、霍安芳早已没有了知觉,他们心脏、脉搏早已停止了跳动。从死者面相、死亡时间等特征判断,俩人是在洞里“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突如其来的残酷事实,令两家人猝不及防。三天后,按当地风俗,无奈地各自埋葬了亲人。

 

封井留隐患
 
 

 

 

水井里冒出了瓦斯,乍一听,令人不可思议。原来与出事水井紧挨着,且“共享”一个出口的是该村2010年被当地政府关闭的一座煤矿井口,当地人称之为霍家墕煤矿。

 

据村民介绍,霍家墕煤矿的历史,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1981年,该村人霍富强在先辈零散开口采煤的基础上,扩大并深挖了这一洞口,进行较大规模开采。随着煤井越挖越深,意外地在旁边发现了水源,于是打出了这眼水井。该水井不仅方便了矿工用水,也使周边包括霍有照在内的几户人家免除了翻山挑水之苦。

 

上世纪90年代初,霍富强以60万元的价格,把该矿卖给了临县招贤镇人李一峰。2003年,李一峰又以2000多万元的价格,将该矿转让给孝义楼俊公司经营。2010年,该矿被当地政府关停。2011年,山西国际能源集团临县裕民焦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民公司)兼并了该矿,并另行开了井口。从此该井口被废弃。

 

直至2005年霍家墕村通自来水前,霍有照等几户人家一直在从该井取水饮用。2010年夏,供给霍家墕村自来水的水泵出现故障,由于村集体无钱请人修理,村民用水就回到了从前“各自为政、各显神通”的境地,霍有照等几户人家只好又从该水井取水饮用,直至7月11日悲剧发生。

 

“他是死不瞑目啊!”霍有照之弟霍勤照悲愤地对记者说,“这个口子应该是一个关闭的口子。当时霍家墕煤矿开有三个口子,2011年镇政府关闭这个矿时,用石头水泥封死了另两个口子,单留下这个口子没有封。没封的原因,我们想是这里面有口水井,能供我们吃水。可是,矿井口跟水井口中间还隔着几米的距离,政府完全可以封了矿井口,留下水井口呀。不知道他们为甚就没这样做,留下了这个隐患。”

 

霍勤照解释说,霍家墕煤矿的这个井口,是当年矿工的出入井通道口,里面的矿口位于水井口西两三米处,由于矿口上方为黄土高坡,每逢下雨总有泥水顺坡流入矿口,从而影响矿工出入,霍富强就用砖石圈起一座小窑洞,将矿口和水井口一并圈入了窑洞中,形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三四年前,霍有照在水井里安装了个小水泵,给家里通上了自来水,他们在家里只要合上电闸,井水就会自动流到他家。

 

霍勤照伤心地说,“水井、矿井共存几十年来,从没有发生过瓦斯伤人伤畜的事情,哪知道矿井弃用几年了,瓦斯却毒死了我哥哥!”

 

 

悲剧问谁责
 

霍有照、霍安芳瓦斯中毒身亡第二天,两家人对这起意外事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冤屈,于是派代表结伴找到湍水头镇政府安监站报告事件经过,并要求追责。该站负责人听后对他们说:“这事涉及到裕民公司,我管不了。你们去找裕民公司要说法吧,这是他们公司的问题。”两家代表赶到裕民公司,公司主要负责人却避而不见。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对他们说,当年关闭那个矿时,该公司付给湍水头镇政府2000多万元,让政府处理好煤矿关闭善后事宜,当中费用就包括封闭那个矿口。“留下了隐患,造成你们家人死亡的事情,是湍水头镇政府的问题,我们公司没有任何责任。”

 

办完俩人丧礼,于心不甘的两家人又找到湍水头镇副镇长、包村干部薛江平反映情况,而薛副镇长未听完他们诉说便不耐烦地说:“这事我不管,你们找镇长去。”

 

要说湍水头镇政府不管这事,实在有些冤枉。悲剧发生后,镇政府派人到出事洞口,把一个大约半尺高、一尺多宽的硬纸牌挂到了洞顶,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此处危险,注意安全。落款为:湍水头镇政府。

 

10月12日下午5时许,记者赶到湍水头镇政府欲就霍家人所述的情况进行核实,但不巧的是“秦镇长下乡去了”。在镇政府大院里,记者拨通其手机说明来意后,他说:“我现在打电话安排薛江平副镇长接待你,他是那个村包村干部,了解那村情况。”令人尴尬的是,薛副镇长接听秦镇长电话正好被记者听到,只听薛副镇长对着电话说:“记者?问那事?我不见!我现在也要下乡去了。”挂了电话,薛副镇长便匆匆离开了镇政府。

 

裕民公司位于霍家墕村西北,与该村一山之隔。尽管近两年煤炭市场低迷,但该公司仍坚持生产。公司一位技术人员对早已关闭的霍家墕煤矿瓦斯毒死人一事十分惊讶,但他却并不感到意外。他对记者说:“很有可能是我们采煤采到那里时,大型机器作业造成了那里土质松软、裂缝,使瓦斯渗透到那个废井,而那里空气不流通,瓦斯又比空气重,故而沉积在井下,最终造成了那个悲剧的发生。”

 

临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上个月我们到湍水头镇下乡时听说了那个事,莫名其妙地一下子死了两个成年人,确实是个大悲剧。我们分析悲剧的成因,一是两人自己缺乏安全意识;二是当地政府日常安全监督还不够;三是当时政府关闭那个煤矿不彻底,留下了安全隐患……”


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天旱造成了霍家墕村井下水位下降,进而造成了两霍的悲剧,但是,天旱却让霍家墕村今年红枣获得了丰收。站在霍家门外,望着霍家院里挂满枝头的红枣,记者心中不禁涌起一丝酸楚:这些果实,霍有照、霍安芳是永远不能享受了!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