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法治 > 人物 > 正文

胡万林学徒云旭阳之死 喝3次五味汤精神已不正常

文章导读:   讲述   喝了3次“五味汤”,云旭阳精神已不正常  10月27日下午,陈永康再次接受了大河报采访,开口讲述了更多细节。   他说,此次去拜见胡万林求学“自然运动疗法”,他一共带了云旭阳、周爱林

  讲述

 

  喝了3次“五味汤”,云旭阳精神已不正常

  10月27日下午,陈永康再次接受了大河报采访,开口讲述了更多细节。

  他说,此次去拜见胡万林求学“自然运动疗法”,他一共带了云旭阳、周爱林、卢立军3个徒弟,共缴纳了1万多元学费。

  按照他的说法,事发前,云旭阳与大连一个学员住在一个房间。当时,云旭阳已喝了3次五味汤,按照胡万林交代的程序,需要去卫生间冲澡、吐泻,“但他一个人在里边一直不出来,大家都急了,因为一起十几个人,都要吐,才3个卫生间能用”。

  “怎么喊,他都不出来,后来里边的水都流到房间里了,大家就感觉不对劲儿。”陈永康说,撞开门后,大家发现云旭阳躺在地上,应该是后脑勺摔伤了,但还没有血,人已经没有了知觉。

  “大家把他抱到房间里,又是摁穴位又是掐人中,但云旭阳还是没有反应。”他说,在去卫生间冲澡前,云旭阳“还好好的,但在卫生间里半个多小时到底咋回事,没人知道”。

  与之前一样,陈永康坚持认为,参加活动的人,都是自愿喝的“五味汤”。“我猜想啊,云旭阳之死应该是心理的原因。因为他进卫生间之前,表现烦躁,骂别人,还骂我,说‘陈永康是个大笨蛋’……感觉他那个时候精神状况就已经出了问题。”他说。

  追问

 

  非法行医变隐蔽,如何监管?

  虽然再次被警方暂时认定为非法行医,但与其在陕西终南山医院、商丘卫达医院等处坐诊的情况相比,胡万林的手法已有巨大的改变,由地上转为地下,更加隐蔽。

  这种变化让不少人感觉不安。在佑好、周爱林的QQ空间里,出现了多个举办“××五针”、“××九针”的大师,其神乎其神的宣传,引来四面八方的学徒。根据空间资料,他们经营的,同样是收徒授课,或者直接治病,尽管规模相对较小,但与胡万林的业务模式不谋而合。

  被害人云旭阳的父亲云文超认为,胡万林出狱后不思悔改,一直是在“害人”,有关部门应及时关注,予以打击。云旭阳之死,与相关卫生、公安部门监管不力有一定关系,“按照规定,刑满释放人员,户籍地派出所要登记造册,定期走访了解,怎么能让他一直祸害人呢?”

  对此情况,新安县卫生局有关负责人接受大河报采访时曾表示,按规定,行医需要审批、备案等手续,但胡万林既没行医资格,又没有向卫生部门申报,再加上没有人举报,他们肯定不会掌握情况,“掌握不了情况,让咋去管?”

  昨日下午,省卫生厅及其下属的省卫生监督局相关科室工作人员,对于胡万林非法行医事件,都表示,暂不接受采访。不过,按照卫生厅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从本月起,卫生厅与省公安厅、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6个部门已经展开了专项整治行动,目标直指非法行医。

  追问

 

  云旭阳之死,到底谁该担责?

  10月23日,根据洛阳市新安县警方向云文超的通报,他们已将被批捕的几名犯罪嫌疑人的财产进行了相应处置,以保证受害方的民事赔偿权利。

  除了犯罪嫌疑人,云文超认为,云旭阳之死,与一系列部门、单位管理不力也有关系,需要更多担责。

  除了事发地龙潭大峡谷景区及驻景区相关职能部门,云文超还认为,事发农家宾馆也有责任:“老板不登记住宿客人不说,还没有保证住宿客人的安全,最关键的是,发现案件可能发生时,老板没有采取措施,不管不问”。

  对于云家的指责,宾馆老板李建国、李运城父子,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有过错,但并不应该担责任,“我们也是受害者,那天他们住店的钱都还没有结清,出了事,我们这里一直没人敢住,损失太大了”。

  按照云文超说法,他们下一步可能会把自己认为应该承担责任的相关人员和单位列为被告,追究民事赔偿责任。大河报 记者 李岩 刘瑶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