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法治 > 人物 > 正文

浙江温岭医院否认特警“抢尸”:伤心还来不及

文章导读: 摄影 金云国 东方IC供图 CFP  导读:昨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被害医生王云杰的遗体,在征得家属同意后送往殡仪馆。悲痛万分的同事在送别时,举起了“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标语。该医院否认前天曾发生“抢

摄影/金云国/东方IC

供图/CFP

  导读:昨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被害医生王云杰的遗体,在征得家属同意后送往殡仪馆。悲痛万分的同事在送别时,举起了“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标语。该医院否认前天曾发生“抢尸”情况,称家属原本同意前天出殡但签协议时出现变化,之后一直在与家属沟通并无强迫行为。

  25日,王云杰等3名医生在门诊看病时被一男子捅伤,王因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称嫌疑人有精神病史。前天,气愤难耐的医生在微博上相约昨天一起聚会悼念,并呼吁关注医务人员安全。

  浙江温岭市委市政府28日发布通报称,将依法严惩10·25故意伤害案凶手,全力维护医护人员的合法权益。

  医生被杀事件升级

  25日,耳鼻喉科王云杰医生被病人连恩青连刺数刀,经抢救无效身亡,CT室副主任江晓勇被捅了数刀,幸亏已脱离生命危险,五官科王伟杰受皮外伤。其中,王云杰和江晓勇都因连恩青的医疗纠纷,与他进行过沟通,王伟杰则同他素未谋面。

  昨日下午,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在微博上称,“王云杰主任医师遗体原定10月28日上午9:30出殡,而27日有组织强力施压,门口大批警卫围堵,坚决要求10月27日下午出殡。当时在场的医疗人员用身体挡住入口,高喊反对暴力,泣不成声。”

  微博称,“受伤的王伟杰也接着心电监护拖着病体守在灵堂,若想带走王主任,从他身体上过去。当地出动了特警抢尸维稳,下令当晚11点必须将王云杰主任医师遗体强抢过去,必要时动用武力,同时现场医生被告知不许拍照传上网,不许当地媒体报道。”

  随后,又有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在微博上称,“温岭人民医院周一早上八点半,在急诊室前面,医院门口,列好队,维持秩序,活动持续到下午下班,中间不进水,不进食,遇到武警不要退。灵堂有两个,一个在车棚,是医院设立的,另一个在输液室,家属都在。”

  温州一位耳鼻喉科医生转发了这些微博,他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耳鼻喉科的大夫一天要看100多个号,与病人的沟通时间太少,因此会被患者认为不够重视其病症,这样就容易发生冲突。此起彼伏的恶性袭击医生事件,连基本的安全都保障不了,谁愿意花精力钻研医术?年青人谁还会去考医学院?

  医院否认曾发生“抢遗体”情况

  “医院伤心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这样!”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昨日告诉北青报记者,据她在现场及事后询问了解到的情况,并没发生网上所说的“围攻”、“抢遗体”情况。

  该工作人员称,前天中午12点,政府和家属已经达成口头协议。家属说前天下午2点钟开始告别,3点钟将遗体送到殡仪馆,还委托医院联系殡仪馆等。医院的一些负责人、职工及家属也到那里准备为王医生送行。

  但家属在楼上签协议时,对个别条款的细节有异议。该工作人员未透露有异议的条款,说家属表示不签协议不能出殡,后来选了一位家属作为代表去和政府协商。至于后来是否达成一致,这位工作人员听到不同的说法。然后,王医生的妻子改变想法,可能出于当地停放三天的习俗,想在28日上午9点之前再将遗体运走,并且突然跪下,让医院领导“帮帮她”,“不知道她说的是送别时间,还是说协议,但这些医院领导都没法做主,”该工作人员说,周一病人最多,而且职工的情绪也很不稳定,再加上围观群众多,也有些担心。领导说去跟政府商量。

  该工作人员称,从下午2点半到4点,已经有很多人。有两辆警车赶来,职工看到家属下跪很同情,看到警车情绪就很激动,“好像感觉要抢人了,”工作人员说,据她在现场看到,不确定特警有没有下车,但是确定没有“围攻”“抢尸”等情况。昨天早上5点多,王医生的遗体在征得家属同意后送到殡仪馆。

  该工作人员说,职工最初肯定都是为了来送行的,但是看到特警一来,情绪一下子对立起来,她认为职工的情绪也是在找个地儿宣泄一下,医疗大环境、医务人员的频频受伤害也让医务人员有唇亡齿寒之感。对于其他医务人员的悲痛及对安全的顾虑,“已经发生了那么多医务人员受害的情况,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好的预防办法,”她说,警方可能会在医院内设置一个警务站。

  上百医务人员聚集 抗议医疗暴力

  昨日上午,王云杰医生的遗体在征得家属同意后送往殡仪馆。医院内悬挂出悼念横幅,许多医务人员来送行,并抗议频频出现的伤害医务人员的事件。网上的现场图片显示,现场聚集有上百名医务人员,他们举着“维护正常医疗秩序”、“保障医务人员安全”的标语。据报道,抗议中有人喊院长下台,表达对医院管理的不满。

  一位医务人员发微博称,医院急诊依然收治急危重病患,门诊部分开诊,病房依旧保证在院患者的必需治疗。即使代表着广大医护人员表达着诉求,依然不会忘记治病救人的本分。该医务人员痛心呼吁,“舍弃病人而罢工的事情我们不会做!但,待尔等杀光医护,就如同今日部分门诊停诊,再无人给你医!”

  微博上,许多人哀悼被害医生,并呼吁关注愈发激烈的医患矛盾。不少医生发微博表示,如果目前的医疗体制不改变,医生和患者的心理问题得不到关注,就不能从根本上保护医生,解决医患矛盾。

  中国78%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不少医生也在微博上说,如果短期内改变不了体制,只能靠自己保护自己。@非典型医生说:“我们改变不了中国医护,改变不了体制,改变不了卫计委,改变不了病人。但!我们可以改变我们自己!只有改变自己,我们才能走出死路,跳出火坑。”

  据中华医学管理学会统计,自2002年9月《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实施以来,中国医疗纠纷的发生率平均每年上升了22.9%。一些受访人士坦承,医患关系恶化和频发的暴力事件让医生心理负担很大,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对一些年龄大、手术风险大的患者有时更愿意推荐保守治疗。

  而这让中国年轻一代开始重新审视这一职业。表现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已经出现“医不过二代”现象——据媒体公布的最新医师执业状况调查,中国78%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最终的受害者还是患者。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加速推进中国医疗体制改革,加大政府对医疗的投入、拓宽医疗保障的覆盖面,解决中国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相对匮乏的问题,才能实现医患和谐。

  文/ 本报记者 高淑英 实习记者 王小羽

  追访当事方

  不知怎样才能彼此信任

  家属:连恩青的疑问得不到解答

  连恩青的妹妹连俏说,哥哥一直有鼻炎,去年3月越来越严重,呼吸不畅,还经常头痛,于是就去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看病。

  “医生说他是鼻中隔偏曲和鼻窦炎,就住院做了一个小手术,一个礼拜后出院。”连俏回忆说,手术刚做完时,哥哥症状有所减轻,但四五个月后,他就经常抱怨鼻子又呼吸不畅,头疼,睡不着觉。

  “后来又去医院,原来给他开刀的医生给他做了检查,认为手术没有问题,CT拍出来也是好的。”连俏说,医生的回答让哥哥难以信服,他还是觉得不舒服。

  连俏说,他哥哥这个人很敏感,认为是医生在骗他,就去找别的医生看,别的医生也说没问题,又拍了好几张CT,结果也是好的。从那时起,他哥哥情绪开始变得暴躁。

  连俏认为,哥哥之所以变得暴躁和医生的态度有关。哥哥说,医生不管他,说身体难受,只是强调检查结果没问题,找的次数多了,医生也嫌他烦了。有一次他哥哥跪在医生面前,请求给他治疗,但医生说没法给他看,说他鼻子没问题。

  据家人和周围邻居回忆,后来连恩青性情大变,除了抱怨自己鼻子不舒服外,还经常生气,砸家里的东西。这期间,连俏还多次陪哥哥去杭州、上海等医院,医生们都告诉他,鼻子没有问题,不需要再治疗。

  “哥哥还是不信,认为医生们都串通好在骗他。我们也开始怀疑他精神上出了问题。”连俏说,今年8月,她带哥哥去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他被诊断出有“持久的妄想症障碍”,在那里住院治疗了两个多月,直到10月15日才出院,“医生说他症状已经减轻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连恩青出院仅10天,惨剧就发生了。事后,妹妹连俏在他的房间墙壁上,发现用黑色记号笔写的几个字,笔迹潦草:“7·31,王云杰、林海勇,死。”

  连俏说,哥哥最大的纠结就在于“鼻子难受,但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是好的,没有人回答他的疑惑”。

  医生和医院:已经尽力了,他为什么不相信

  记者走访事件中的另一方,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曾给他看过病的医生和接待过他的行政人员都觉得很委屈。

  据接诊连恩青并给他做手术的蔡医生回忆,去年3月连恩青因鼻子呼吸不畅来门诊,经过检查后,他认为主要原因是鼻中隔偏曲和鼻窦炎,就给他做了手术。“我当医生已经16年了,鼻中隔纠偏的手术很简单,已经做得很熟练了。”蔡医生说,出院检查时,手术是成功的。

  蔡医生说,他曾告诉连恩青出院后要来复检,但后来没见到他,直到去年12月,连恩青才来找他,说鼻子还是不舒服,呼吸有障碍,认为手术有问题。我给他又做了检查,发现鼻子是正常的。他不信,我就让他去做了CT,CT显示也正常,可他还是不信。

  蔡医生回忆,连恩青大概找过他四五次,每次他都是说鼻子不舒服,要求继续治疗或手术。“可从治疗的角度讲,我反复检查觉得没问题,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能和他一遍一遍解释。”蔡医生说,对连恩青这个病人,他是尽了最大努力的,但很遗憾,对方就是不相信他。

  “有一次他跪在我的面前,当时我特别难受。一切检查都显示他鼻子没有问题,但他还让我给他继续治疗,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能建议他去大医院看看。”蔡医生说,这件事让他也很郁闷。

  说到家属质疑他态度不够好的问题,蔡医生说,他沟通时态度还是比较平和客气的,自己感觉没有说过不好听的话。“不过当时没有意识到他特别敏感,我后来觉得自己多是只关注了病情, 没有注意到他的内心感受。”

  医院方面也称,对于连恩青的反复投诉,他们也很重视,多次让行政部门和他解释、沟通,还特地请浙江省的权威专家过来给他免费看,大家都认为从治疗的角度讲是正常的。

  温岭市卫生局副局长愈妙祥说,省里专家会诊完说,连恩青的问题可能在心理层面。“我们也向家属建议让他去看看心理医生。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也很心痛。但医院和医生都很无奈,面对这样的不信任,不知道该怎么办。”愈妙祥说。

  文/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周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