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区域 > 正文

湖北公安县屡曝摊派烟酒 动用“红头文件”卖烟

文章导读:   政府发“红头文件”,层层摊派卷烟销售;财政出钱设“奖金”,村镇干部变成“推销员”……为刺激当地烟草消费,湖北省公安县日前曝出摊派怪事。  早在2009年,新华社“新华视点”栏目就报道过公安县发

  政府发“红头文件”,层层摊派卷烟销售;财政出钱设“奖金”,村镇干部变成“推销员”……为刺激当地烟草消费,湖北省公安县日前曝出摊派怪事。

  早在2009年,新华社“新华视点”栏目就报道过公安县发文下达“公务用烟”任务,用“查烟头”办法检查落实。如今,“有形之手”再现越界的荒唐,凸显了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紧迫性。

  政府摊派卖烟酒 全县人均60包烟

  记者近日赴公安县实地调查得知,这份名为《公安县2013年烟草工作考核办法》的“红头文件”,由县卷烟市场整顿领导小组于2月27日下发,明确提出全县销售卷烟必须达到25100箱。按照每箱250条,每条10包计算,共有6275万包。而公安县现有人口105万左右,相当于每人每年要抽60包烟。

  这些销售任务被下分到各乡镇。记者在上述文件里看到,公安县所辖的16个乡镇中,根据烟民人数,都被分数量不等的任务,最多的斗湖堤镇达4165箱;最少的黄山头镇也有819箱。

  为落实上级任务,一些乡镇也专门制定配套方案,将任务分解到各村。但村里就无法往下分解,只好请经营户帮忙。章庄铺镇荆红村一家副食店店主告诉记者,村干部会找当地商铺帮忙卖烟,“但肯定要给我好处费,否则不干,一般是每件给50块。”

  被摊派销售的不仅仅是烟,还有酒,只是形式更隐晦。记者调查发现,公安本地产的“黄山头”酒销售,也有镇村干部的“功劳”。

  记者在夹竹园镇多家零售店看到,店里都堆放着不少“黄山头”酒。几位店主告诉记者,每年下半年,村干部都送来一二十箱酒要求代销。

  事件在网上“曝光”后,县里有关方面要求不得对外讨论此事。记者致电章庄铺镇玉虚阁村支书彭道章时,他连忙否认村里参与烟酒销售。但据统计,玉虚阁村香烟销售任务已完成全年的70%以上。

  大张旗鼓考核 “钱袋子”诱惑

  无论是通过“红头文件”明确卷烟指标,还是村干部被质疑沦为白酒“推销员”,背后都隐见“利益驱动”。

  《公安县2013年烟草工作考核办法》显示,全县全年烟草市场工作经费总额为100万元,各村镇按照销售任务完成百分比拨付;超额完成且排名靠前的乡镇有奖励,完成任务不足95%的乡镇,不予拨经费。据了解,这100万元经费来自地方财政。

  在奖励激励的作用下,一些乡镇为了提升排名,拿到更多奖励,甚至将烟草销售情况与村干部工资挂钩。

  章庄铺镇镇长呙于松说:“村干部工资分为基本工资和浮动工资两部分,浮动工资根据重点工作完成情况来确定,烟草整治是重点工作之一,完成情况影响着浮动工资。”章庄铺镇荆红村干部也证实,工资受到烟酒销售任务的影响。

  采访中,有村民反映,部分村为了完成任务,甚至从村级财政中拿钱“内部消化”。公安县政府新闻发言人袁碧峰证实:“目前,已查证章庄铺镇同心村、荆红村因烟草工作,村级财政存在亏损,具体的亏损原因尚在调查。”

  地方财政出钱,县政府下文,大张旗鼓卖烟是为何?公安县烟草专卖局局长龚联华说,全县烟草领域每年缴税约3000万元,其中地税约1000万元。但目前市场上,有15%左右的非正规渠道进货或假冒伪劣的卷烟,这部分烟都是偷税漏税,加大香烟销售管理,有利于挤占这部分市场,增加税收收入。

  公安县加大本地酒的销售也因为这一点。黄山头酒业一位董事告诉记者:“去年,黄山头酒业在公安县销售量只占13%左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提高本地的销量就可以多交税。”

  “摊派恶习”频现 “权力烟圈”作怪

  10月22日,公安县紧急下发通知,宣布撤销有关烟草销售任务的文件。袁碧峰介绍,目前,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三级联合调查组正在作进一步调查。

  事实上,这已不是公安县第一次下发“红头文件”摊派烟酒销售任务。早在2009年,新华社“新华视点”栏目就报道了公安县“红头文件”要求公务用烟之事。当时很快叫停。一些村民反映,此后不久,这一现象又“死灰复燃”。

  一位基层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地方政府积极销售烟酒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某品牌烟酒在当地卖得好,厂商或代理商都会给相关部门送上一定量的烟酒予以“感谢”。

  今年8月开始,公安县全面开展“力拒舌尖浪费陋习”的专项治理活动,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袁碧峰说:“出于支持、服务本地企业的考虑,公安县确实公开倡导过喝本地酒。”

  当前,中央正在要求各级政府转变职能,地方政府的“有形之手”更不能乱伸。武汉市政府咨询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赵振宇表示,改革就是要做好政府、市场、社会三者的加减法,理顺各自的关系。摊派“红头文件”屡屡出现的背后,是地方狭隘的发展观、片面的政绩观在作怪。

  事实上,国务院2010年曾专门下文,清理乱收费、滥罚款和乱摊派的政府“红头文件”。专家认为,地方政府以监管市场之名,行地方保护之实,干涉市场秩序,看起来是为了增加税收,实质上破坏了市场公平,导致恶性竞争,丢掉了政府维护市场秩序的基本职能。新华网武汉10月29日电(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徐海波 梁建强)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