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伪大师骗术起底:水变油骗局曾致数百家企业损失上亿

文章导读:   近日媒体报道,曾经红极一时的“大师”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再次卷入一起“非法行医”命案,22岁大学生云旭阳饮用了由胡万林开出的芒硝类“药物”后死亡。  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院士在谈及

  近日媒体报道,曾经红极一时的“大师”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再次卷入一起“非法行医”命案,22岁大学生云旭阳饮用了由胡万林开出的芒硝类“药物”后死亡。

  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院士在谈及胡万林再涉命案时说,这是一种社会不良现象,总有些人相信伪科学,相信所谓“大师”,这说明让封建文化消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经个别名人、官员和媒体的吹捧,新的“大师”又出现了,比如王林。所以,不要以为昔日那些“大师”销声匿迹了,就认为伪科学不会再有了,现在伪科学的确有回潮迹象。

  多年来,这位科学家始终冲在反对伪科学的第一线,他希望人们面对回潮的伪科学,擦亮眼睛,坚决反对,崇尚科学。10月24日,他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怀柔新校区做了题为 《王林现象告诉我们什么》的演讲,讲述了昔日中国科学界与伪科学斗争的故事,也透漏出几位昔日“大师”的糗事。

  “水变油”造成损失上亿

  上世纪80年代,气功热渐渐兴起,一些人也宣称具备特异功能,出现了张香玉、严新、张宝胜、庞鹤鸣、田瑞生、张洪堡等“大师”,他们到处表演,引起轰动。据有关方面统计,短短几年,全国各种气功迷6000余万人,气功报刊二三十家,各种气功学术著作、气功医疗院、气功表演会处处开花。到1994年,中央下达了《关于加强科学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破除伪科学,气功热才渐渐淡去。

  第一个揭露的就是 “水变油”。1984年3月,哈尔滨公交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入少量由王洪成配置的 “洪成基液”(也称 “水基燃料膨化剂”),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一点即燃,热值高于普通汽油和柴油,无污染,成本极低。这项“发明”经过王洪成的现场表演,受到一些大学教师“眼见为实”式的肯定,被全国几十家新闻媒体炒热。

  水变油意味着氧原子变成碳原子,这在科研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但是在那个时期里就有许多人相信,认为这是个大发明。1993年1月28日,某张全国性大报以半版篇幅宣传“水变油”,标题说它是“中国第五大发明”。一时间,全国约有数百家企业拿出上亿元资金与王洪成搞共同开发,一些企业则从王洪成所办公司买了大量的膨化剂。1993年4月,原物资部能源司干部严谷梁首先在报上发表文章 《应该用事实澄清 “水变油”真相了》提出质疑,接着一些报刊开始指出“水变油”是骗局。在1995年全国政协会议上,何祚庥、郭正谊等多位科技界委员联名提交提案,呼吁调查 “水变油”的投资及对经济建设的破坏后果。之后,王洪成被收容审查和判刑,这幕闹剧才结束,但造成了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何祚庥说:“遗憾的是,直到今天,仍然有人为水变油辩护,说它不是伪科学。”

  揭露“水变油”的过程也有些复杂。据何祚庥介绍,当时中央号召揭露伪科学,全国政协正在开会,一些政协委员就商量好一起署名递交一个质疑 “水变油”的提案,由何祚庥起草。何祚庥加了一晚上的班,第二天请大家审看签名时,部分人却打起退堂鼓。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得知文章写好后,就请何祚庥打电话给中国科学报和科技日报,要求刊登文章,何祚庥为此专门誊写一遍交到编辑部。十多天后宋健又见到何祚庥,就问文章怎么还没有登出来?后来宋健直接做了批示,很快就在两张报纸登出来了。

  第一“超人”当堂出丑

  在昔日那些牛气冲天的气功 “大师”中,张宝胜被誉为第一 “超人”。1988年初,张宝胜在北京科学会堂连续做了三次特异功能表演,有抖药片、猜字等。当时何祚庥院士等科技界人士到场,看了都很吃惊,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也看得目瞪口呆。大家一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只是觉得从物理学上讲不通,所以持怀疑态度。当年5月,经过国家某研究机构出面,人体科学研究小组汇报了张宝胜的特异功能,一时在科学界引起争论。最后双方达成协议,邀请何祚庥等科学家参与一次实验,对张宝胜的意念使物体穿壁等特异功能进行测试。

  何祚庥等科学家提出测试样品由他们提供、且不准带出场地的要求,组织者本着科学精神同意了。何祚庥就请中科院化学所的师傅吹制了5个玻璃瓶,这样做一是难以仿制,外面买不到;二是透明,里面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他还让师傅把瓶口密封,如果瓶口被切割,则绝对不能复原,杜绝了作假可能。玻璃瓶里边各放了5片药,也为了让大家看得更清。

  何祚庥说,当时他们几位持怀疑态度的科学家是做好两手准备的,如果张宝胜抖不出药丸,那说明他的特异功能是假的。如果他抖出了,那得认可这种功能的存在,还得建议组织人员深入研究。但事实是,“张宝胜一看见样品就傻了,表示不想做了。在场的一位领导给张宝胜做工作,他还是推辞。”

  实验总不能僵下去,见此情况,几位科学家建议先做透视识字。大家推选何祚庥写字,他就在纸上写了一串物理常数,放在信封里,在信封口上签名后用透明胶纸封上。张宝胜把信封接过去卷在一只铅笔上,交给在场的一位部门领导,让他用手握住,说自己“要到外边培养情绪”。在场的几十个人没有看出什么毛病。当天组织者还请来4位魔术师,其中一位叫提日利的魔术师提醒那位部门领导,看手里还是不是何院士刚签名的那个信封。打开一看,发现掉包了。张宝胜违反了实验样品不能带出的规定,属于作弊,被当场捉住。

  何祚庥说,按科学工作者的准则,科学试验允许失败,但是不允许作弊。学生如果发现作弊就被取消考试资格,就不能毕业。但是,一些相信特异功能的人宣传“作弊合理论”,说什么做100次试验,有99次作弊,但有一次成功就不得了。“这还算什么科学研究?干脆叫魔术表演罢了!”

  张宝胜的骗局被当场揭穿后,不少科学家建议如实报道这次测试情况,但因种种原因,没有送交媒体刊出。当年9月,一本《“奇人”张宝胜》的书出版了,发行几十万册,大肆宣传张宝胜是中国第一“超人”,还说他是某中央领导的保健医生等,欺世盗名。直到8年后的1995年,响应中央揭露伪科学的号召,何祚庥等人反复商量,决定披露此事。他们逐字逐句推敲,写出《“奇人”张宝胜败走麦城实录》一文。这迟到的报道发表后,立即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发功实验报告科学杂志不登

  在众多的“大师”中,严新是最出名的一位。何祚庥介绍,严新在“大师”中学历最高,会讲话,会做报告,而且要做“带功报告”,很能迷惑人。他说自己在会场上滔滔不绝地讲,听讲的人一个个都能接受他的气功,接受后身体就健康。这样一来,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就争相听他的报告。在北京首体的“带功报告”门票竟然卖到100元,相当于当时半个月到一个月的工资,却有人抢着买,一场就是一万多人。那些买不上票、听不上报告的人怎么办?严新就说可以听他的 “带功磁带”,于是卖磁带再赚一笔。发现市场上出现了盗版,严新又说,只有经过他授权的磁带才是带功的,没有授权的不要买。

  “那个时候,社会上追捧严新真是达到疯狂地步,甚至一些科学家也上当受骗了。”何祚庥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天,一位清华大学教授见到何祚庥,兴奋地说,严新在深圳发功,在清华实验室中的试管里面,分子结构改变了。何祚庥问:这个实验可靠吗?这个功太远了吧?原子弹在那么远的距离爆发,能量到北京也都没有了。可这位教授回答,严新说他是定向发功。何祚庥笑了:拿个激光器,在同一城市定向到一间屋里的某支试管也不容易做到。地球又是圆的,从深圳到北京有个弧度,激光器还得拐弯,严新定向怎么可能?

  看到那位教授依然固执地认为是严新定向发功,何祚庥就问:“你怎么知道是严新发功的功劳?没准儿是另一位‘大师’呢。”这位教授赶忙解释:“是我给他出题目了,我打电话告诉严新,我在这个地方,你发功吧。”何祚庥一下子就抓到了那位教授的毛病,没有遵循科学实验必须“双盲”的要求,就是不可以交流信息,否则实验结果靠不住。

  几天后,这位清华教授把这个实验报告交给另一位科学家,这位科学家给中国科学杂志写了一封推荐信。杂志总编是后来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严济慈,他很不相信这个事情,不愿意刊登,就召集全体编委开会辩论,然后无记名投票表决,结果没有一人赞成刊登。

  想当教授不敢发功取章

  严新看到“实验”的稿子没有发成,又想了一招,要求到清华大学当教授,也有人支持推荐他。那时候,清华大学的校长是张孝文,他不相信这些“大师”,看着推荐信一时为难,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一招。他拿出聘书,写上聘请严新同志为某某系教授,放在一边,对严新说:“教授聘书需要盖章后才是正式的,没有章的就是伪造。这个章就在我的抽屉里,你不是会发功吗?请你发功把这个章拿出来,我就盖上,你就是我们清华大学的教授了。”严新一听愣住了,赶忙说不能做这种违法的事。张孝文说,我在跟前,又有他人作证,你发功拿出来不违法。严新还是没做,教授也就没有当成。

  何祚庥说,有些“大师”能得到科学家的欣赏,恰恰说明他们的骗术高明,利用了人们善良的心,也说明揭露伪科学是一场艰苦的斗争。

  伪科学回潮值得警惕

  数十年来,全国各类伪气功、伪科学活动给国家造成的经济损失难以计数,为什么至今仍有市场?何祚庥认为,有些人打出的旗号就是这些特异功能在军事上、经济上有特殊价值,美国很早就培养了一批特异功能人,中国应加强研究。研究固然没错,但一些伪科学、反科学的“大师”借此到处表演作报告,大肆宣传他们的特异功能。

  其实,美国积多年的经验已经做出结论,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迄今并没有发现任何科学的证据能证明特异功能的存在。”1995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等也发表了一个评估报告,结论是:利用特异人从事谍报工作,既不可靠又无价值,而且实验研究并未确证特异功能的存在。据此,中央情报局决定取消长达25年的“星门”项目。

  前不久,又出现了王林这个“大师”,在媒体的追问下,他承认是玩民间戏法。何祚庥就此发问:在此之前,他是怎么被称为“大师”的?王林现象即伪科学现象为什么能回潮?他认为,这表面上看是媒体和一些人的帮忙和吹捧,往深了看就是因为社会上一些人的喜欢和相信,还有一些官员和演艺界、经济界知名人士,喜欢看风水、喜欢算命看相,互相吹捧,正好迎合了“大师”成名的欲望。可见要让封建的文化销声匿迹是多么不容易。

  于光远是揭露伪科学主将

  在这长达十年多的全民气功热中,科学界对人体特异功能和“大师”的揭露也在进行中,领军人物就是前不久去世的著名经济学家和自然辩证法学界的元老于光远。

  “于光远对人体特异功能一直存有质疑,他不信这个。他是学界前辈,他的这个看法很有影响,是真正的反对伪科学、揭露‘大师’的领军人物,我们许多揭露伪科学的行动得到了他的支持。”何祚庥介绍,一位中央领导希望于光远不要抨击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于光远回答,他对党的改革开放一切政策是坚决拥护的,但特异功能是科学研究,不是政策,是要讲科学的。

  当时,全国各地骗子和骗术接二连三,他们拿难辨真伪的与名人和官员的合影打广告,用集字手法做领导题词扩影响,借科学名义大搞封建迷信、诈骗钱财活动,着实害人不浅。中国科学界本来不愿与这类江湖骗子打交道,但在看到一些人把“大师”捧得神乎其神,看到一些老百姓花上重金听课上当,有的因为练功身体还受到损害,就不得不挺身而出,与伪科学多次交锋。

  何祚庥说,严新吹牛说大兴安岭的火是他灭的。那个时候,大火烧得全国人民心急如焚,很多军人冒着生死进去顽强灭火,灭了两个多月。而严新在快要灭前,说他和一批弟子一起发功把火灭了,还把这一功劳写进书里。那时候,许多科学家就挖苦严新:为什么不早发功,直到快灭时才发功?

  那个时候,中国男足比赛老是失利,电视解说员讲是临门一脚不行。何祚庥一次见到国家体委一位领导,他开玩笑地说:男足屡败屡战,可不可以把严新大师请到足球场上,等到球员临门一脚时,让严大师发功,球一拐弯不就进去了。

  支招:别按“大师”套路出牌

  如何揭露伪科学?何祚庥讲了一个最重要的“秘诀”:不要按照“大师”的套路出牌,而是按照你的套路出牌。当年张宝胜用几个药丸子、药瓶子做表演,这些药片、药瓶很容易调包,改用透明的、不可仿制的玻璃瓶,就是不按照他的套路出牌。王林爱表演从脸盆里面变出蛇来,我们若要验证,就要我们给他提供脸盆,而且要透明的,看他还能不能变出来。严新说他可以发功用意念移物,那么让他发功取出图章,他就不做了。所以,揭露这些特异功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按照自己的套路出牌。

  何祚庥提醒,现在有些“大师”变“聪明”了,有人揭露,“大师”就想法反揭露。他举例说,历史上很多人预言过世界末日,时间一到没有事,预言不攻自破。而且很多预言是说在一两千年后发生,这么长时间也就没有人关心了。时间不确定,科学就无法检验。这是伪科学的一个新动向,因为伪科学最怕检验。同样,如果把很难检验的东西变成可以检验的东西,伪科学就没有生存之地。

  何祚庥希望青年一代接过反对伪科学的接力棒,一旦有人宣传,就要敢于质疑、敢于揭露。(驻京记者 樊江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