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发财经网 - 中国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法治 > 反腐 > 正文

救狗案二审维持原判 小动物协会支付近50万治疗费

文章导读:   昨天,高速路拦车救狗治疗费纠纷案在市一中院二审开庭。法院当庭宣判,维持一审判决结果,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向救助宠物的医院支付近50万元治疗费。  2011年4月15日,包括小动物协会在内的志愿者通过微

  昨天,高速路拦车救狗治疗费纠纷案在市一中院二审开庭。法院当庭宣判,维持一审判决结果,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向救助宠物的医院支付近50万元治疗费。

  2011年4月15日,包括小动物协会在内的志愿者通过微博发动,从京哈高速截获了500余条通往死亡之路的流浪狗。事后,志愿者把受伤的415条狗送往10家宠物医院救治。腾讯公司曾公开承诺,负责流浪狗的医疗费和后续安置费。但这项公益活动最终陷入了欠费的尴尬局面:10家宠物医院与小动物保护协会、腾讯公司对簿公堂,讨要治疗费近50万元。在一审开庭后,海淀法院判决小动物协会支付近50万元治疗费。小动物协会不服,提出上诉。

  在昨天的二审现场,庭审的焦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小动物协会是否应担责;二是腾讯公司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

  小动物协会一方坚称,除了收养、救助和保护,狗的所有权并不属于小动物协会。“当时去现场救助的,除了小动物协会的志愿者,还包括其他两家机构。”小动物协会代理人提出,当时经过与货主协商,上善基金会和乐宠控股有限公司出资各半将狗全部买下。

  小动物协会表示,他们之所以会救助并安置狗,是基于腾讯公司的承诺和其他两个机构的支持,是在三方达成协议的基础上。“我们实际上是被迫接受。而如今,做善事却要买单,反过来成了债务人,这实在说不过去。”协会认为,这笔费用应该由腾讯公司承担。

  但宠物医院一方认为,小动物协会通过其官方网站和微博,不止一次发布通告,声明了对被救狗的所有权,还表示让医院放心救治。同时,小动物协会也曾出面向全社会募集救狗资金。“没有所有权凭什么募集资金?”宠物医院一方代理人说。经过救治或治愈的狗都被小动物协会领走,就算不治死亡的,也是由小动物协会统一处理。

  腾讯公司代理人表示,腾讯公司与中国小动物协会之间有捐赠关系,但对宠物医院的债务却不存在连带的清偿责任。“公司负责人在大型晚会上承诺对流浪狗的治疗费负责,只能视为意向,不能视为合同。”该代理人还指出,腾讯公司已与小动物协会签订书面捐赠协议,且已捐出50万元用于流浪狗的救治。

  关于流浪狗的治疗和后续安置费用,小动物协会表示,自救助事件后,关于这批狗的治疗和饲养已经花费了310万余元,其中募捐款项仅84万余元,包括腾讯公司捐助的50万元,社会公众捐助34万余元。如今,这批流浪狗暂时被小动物协会安置在他们的基地里,而小动物协会已经不堪重负。

  最终,市一中院二审认定,中国小动物协会是“4·15事件”受助犬只的管理人,小动物协会与宠物医院之间存在服务合同,宠物医院对被救犬只进行救治中发生的费用,小动物协会应予支付。腾讯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关于腾讯公司赠予的意思表示是否合法有效,小动物协会与腾讯公司是否成立赠予合同的问题,并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应另行解决。

  专家观点

  慈善救助应形成完善机制

  本来是件善事,却偏偏落了个“烂尾”。对此,北师大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我国的慈善救助正处于一个转型过程,需要形成完善的机制。

  王振耀认为这事其实特别简单,在拦截之前,公益组织或慈善机构等多方就应彼此协商,找到一个合理的处理方式,一定要把矛盾提出来,“这其中也包括政府部门,应该形成一个对话机制,而不应是对抗式的。”王振耀说,否则就变成了想保护却又没钱,只停留在了目前这个阶段。

  王振耀介绍,在国外,关于保护动物的慈善救助都有一个完善的机制,“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具体怎么做、如何保护都有对策。”对于法院的判决结果,王振耀表示可以理解,但确实也很尴尬。而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只有靠完善的救助机制。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编辑:信息聚合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